Skip to main content

凯旋门搞装修?!不这是一件艺术品

装置以2.5万平方米的银色可回收织物和7000米长的红绳,将巴黎最重要的标志物之一包裹起来。

《包裹凯旋门》打破了过去大家对凯旋门固有的印象:坚固、永恒,穿上“新衣”的凯旋门拥有了一种流动、轻盈、转瞬即逝的美感。每个人都可以围绕凯旋门参观,触摸包裹的材料,感受“新”凯旋门。

位于伯尔尼的瑞士艺术博物馆Kunsthalle是由克里斯托(Christo)和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设计的第一座公共建筑。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是美国第一座由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设计的公共建筑。结合项目,艺术家为室内、包裹的地板和楼梯做了一个互补的工作。

经过一场跨越七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斗争,国会大厦的包装工作于1995年6月完成。两周以来,建筑被银色的织物包裹着,由蓝色的绳索塑造,突出了宏伟建筑的特点和比例。

1970年秋天,在意大利米兰,克里斯托和让-克洛德包裹了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的纪念碑和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纪念碑。

2016年6月18日至7月3日,意大利的伊塞奥湖被重新设计。漂浮的桥墩由10万平方米泛着微光的黄色织物组成,由22万个漂浮在水面上的高密度聚乙烯立方体组成的模块化码头系统承载。

1983年,位于大迈阿密比斯坎湾的11个岛屿被650万平方英尺(603870平方米)的漂浮的粉红色聚丙烯织物包围,覆盖在水面上,从每个岛屿延伸到海湾。

通过克里斯托和珍妮的作品,我们看到当艺术家将那些家喻户晓的形象包裹起来,没有了外观,暂时“屏蔽”这些事物欣赏价值,在我们心里又剩下些什么呢?

被包裹起来的建筑失去了原貌,只留下了最核心的建筑结构,却“破坏”了人们每天习以为常的现实风景,创造了一种超现实之感,激发人们对相关的历史、故事、现实问题的思考。“一叶障目”,有时候需要换一种方式看看世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jlstudio.com/,法兰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