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足坛血腥骚乱层出不穷 希尔斯堡并非最惨案(图)

中新网5月15日电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足球的魅力总是能够点燃球迷的激情。然而,物极必反,甲状腺素急速上升的球迷由于过于激动,在历史上曾造成不下一起骚乱,很多无辜的球迷在骚乱中丧生。日前“大巴黎”捧杯仪式虽然引发了一场骚乱,导致庆祝活动草草结束,但纵观足球史上,层出不穷的血腥骚乱,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惨痛记忆。

1989年4月15日下午,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在第三方谢菲尔德的希尔斯堡球场举行。当时可容纳54000人的球场内座无虚席,而场外5000余名无票和迟到的球迷,向体育场C入口挤去希望进入赛场。接着大铁门被疯狂的球迷挤开,这些球迷冲向球门后面的站席看台,看台上正在看球的球迷被撞得人仰马翻,人一个接一个倒下,酿成了一起严重的踩踏事件。最终96名球迷在惨案中身亡,多数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1985年5月2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海瑟尔球场,利物浦队与尤文图斯队进行欧洲冠军杯决赛前,两队球迷因为看台问题发生冲突,不断有辱骂和投掷行为。最终,冲突引发骚乱,导致球场一侧看台坍塌,39名尤文球迷被压死。

1964年5月24日,秘鲁利马的国立体育场举行了奥运会南美洲足球预选赛阿根廷与秘鲁队的比赛。在比赛结束前2分钟裁判吹罚秘鲁队的一个进球无效,阿根廷因此击败秘鲁队。看台上的主队球迷对判罚表示不满,于是迁怒客队球迷,并爆发大规模球迷骚乱,酿成31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的惨案。

1985年5月11日,布拉德福德队在阅兵谷球场与来访的林肯队进行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上半场结束前五分钟,惨案毫无征兆的发生了。一根火柴或者没有燃尽的烟蒂引燃了球场的木制看台。短短四分钟之内,整个看台灰飞烟灭,56人丧生、256人受伤。

1996年10月16日,危地马拉城马特奥之花体育场正在举行一场危地马拉队对哥斯达黎加队的1998年世界杯足球赛北中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预选赛。开赛前,球赛组织者超量发售1万张球票,以致场内发生混乱。观众相互拥挤、踩踏,最终造成80多人死亡,300余人受伤。

2001年5月10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国家体育场,阿散蒂科托队正与橡树队进行同城德比,这场宿敌之战吸引了大量球迷到场观战,赛后双方球迷发生混战。球迷以坐椅作武器,引发激烈斗殴,骚乱还触发踩踏,致使126人死亡。

2001年4月16日,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埃利斯球场,南非甲级联赛两支夺冠球队进行比赛,涌入现场看球的球迷远远超过了体育场可容纳的数量,疯狂的球迷在多个入口发生踩踏,47人死亡,上百人受伤。

2009年3月29日,科特迪瓦队和马拉维队正在进行一场世界杯预选赛。由于球迷数超过了球场承载能力,比赛即将打响的时候,仍然有上万球迷还没能入场。于是,球迷相互推搡,试图挤进场内。警方为了维持现场秩序,向人群发射催泪弹,结果造成球迷骚乱,逃散的球迷挤塌了体育场内一面墙,并引发了随后的踩踏惨案,22名球迷丧生。

2012年2月的一场埃及联赛中,主队埃及人队3-1击败了阿尔阿赫利队后,主场球迷对客队球员和球迷发起疯狂的进攻,由于参与骚乱的球迷众多,现场维护秩序的警力不足,场面一度混乱不堪,至少74人在骚乱中丧生,同时还有约1000人受伤。今年1月底,塞得港当地法庭对引起该惨案的21名涉案被告判处死刑。这一判决引发了球迷的强烈不满,两名抗议示威者在与安保人员的冲突中死亡,另有14人受伤。

在不惜重金投入之后,巴黎圣日耳曼终于时隔19年再次获得法甲冠军。当地时间2013年5月13日傍晚,法国职业足球联盟在巴黎人权广场举行仪式,向巴黎圣日耳曼队颁发冠军奖杯。然而,本该是庆祝胜利的狂欢活动却被骚乱“打扰”,不仅活动开始时间被拖后1小时,而且活动持续时间也变成只有5分钟。根据巴黎警察局13日晚间公布的数据,发生在人权广场的骚乱共造成30人受伤,另有21人被逮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jlstudio.com/,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