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赵利东:2021冬奥冲刺

2013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致函国际奥委会,同意以北京市名义向国际奥委会申办2022年冬奥会,由北京市承办冰上项目比赛,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2016年撤县设区)承办雪上项目比赛。

2015年8月起,张家口赛区开始了如火如荼的场馆建设,2021年如期交付并举办各项测试赛。

无数建设者、志愿者、工作人员为了这场国际赛事的顺利召开付出了巨大努力。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利东,曾任张家口市崇礼区冬奥办副主任。他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筹办工作的亲历者,同我们一起回顾了那段难忘岁月。

2022年5月8日拍摄的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和太子城高铁站。 河北日报记者 张昊摄

2021年3月19日,赵利东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通告:太子城高铁站客运枢纽站将于3月24日启用。

时隔一年,回忆起这一幕,赵利东依然有些激动,“从2013年参与其中,我是亲眼看着崇礼的规划建设,从一个个闪光的念头落实到纸上最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

2013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致函国际奥委会,同意以北京市名义向国际奥委会申办2022年冬奥会,由北京市承办冰上项目比赛,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承办雪上项目比赛。

机会就这样落到了小城崇礼,也落到了土生土长的崇礼人赵利东头上。

2013年底,当时在崇礼县水务局担任绘图员的他被抽调到崇礼申奥办,参与到这座小城申办冬奥的队伍中。

赵利东接触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复制外国设计师给出的云顶设计报告图纸,并结合翻译成中文的这些报告,供申办奥运的相关负责人参考。“这其中也参考了索契和平昌冬奥会的场馆设计。那时的崇礼还是一张白纸,这里要做出一个什么样的规划才能打动国际奥委会,我们才能申奥成功,当时谁心里都没底。”赵利东介绍。

2014年1月15日,中央专门成立了2022年冬奥会申办工作领导小组,组建2022年冬奥会申办委员会,申办工作全面启动。

101问卷是国际奥委会给申办城市的调查问卷,共101道问题,国际奥委会专家根据问卷答复进行打分,作为候选城市评选的重要依据。

“这些问题包含涉及办奥的很多方面。值得骄傲的是,张家口市在奥申委成立之前就启动了101问卷答复工作,并成为最终101问卷答复的模板。”赵利东介绍。

2015年7月31日,北京申奥成功,赵利东所在的申奥办也改名为冬奥办。

他和同事们来不及表达喜悦,就要紧锣密鼓投入下一个环节——冬奥筹办。

“当时拆迁和规划、建设同步进行。内容包含水、电、气、信、热、路,哪一路施工进场前,都由我们区里基推办牵头,冬奥办和区里相关部门带人去现场看,这些施工要互不冲突,还不能各自为政,毕竟咱这是一个整体项目。冬奥办要起到‘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的作用,一个口进,一个口出,我们这个冬奥综合办公室负责统筹再向崇礼区政府汇报。当时需要协调的事情非常多,我每天都感觉信息要爆炸。”赵利东回忆,当地从没有承接过如此大的项目,谁都没有经验,很多想不到的难题碰撞到一起。

“人工造雪在很多届冬奥会上都采用过。咱们国家提出的办奥理念之一是绿色,为避免破坏生态环境,就不能采用地下水,那怎么解决人工造雪的水资源困难呢?”赵利东说,他协调水利、气象等多部门联合勘探,参与了《张家口赛区人工造雪用水分析报告》和《崇礼县水资源现状调查及供需分析报告》等技术报告的起草和编制。

“最终,在古杨树场馆群修建了1个20万吨大蓄水池,5个1万吨小景观水池,总计25万吨的储水量,收集上游自然降雨和融雪水,把这些水蓄积起来,不仅可以供雪场重复使用,还可以在没有雪的季节用作绿化、景观、下游农业生产灌溉等,解决了雪的问题,对环境完全没有破坏。”赵利东说。

在雪如意建设过程中,数百米的落差,对于承建单位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拿电力管廊如何排水来说,现场既有大国工匠,也有土专家,大家集思广益来解决问题。需要电力部门出面,好,冬奥办协调,需要水利部门解决,冬奥办也来帮着协调,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成功办奥的路上不断解决问题。”

2021年7月21日,又有媒体赶到崇礼采访。赵利东从崇礼核心区场馆建设现场回到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管委会办公室,他站在项目建设计划示意图前看了看,从桌子上抄起一张项目图纸计算进度。

“对于我来说,参与勘查、绘图、协调,目睹这些场馆从无到有,可能会比别人更多一分感动。”赵利东感慨。

担任绘图员时,赵利东就对崇礼4条大沟,4725条小沟格外了解,也因此他被抽调到申奥办,任工程规划技术科科长,负责相关图纸绘制和技术资料搜集整理。

“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2010年,崇礼还是县级区划,我和朋友从县城到太子城这块儿玩,开车要一个多小时,尤其是到古杨树这块儿,都是土路,附近是几百人的小村子,除了景色好,压根没什么基建。”赵利东回忆。

这场变化,在赵利东的印象中,是从一张模糊不清的简图开始的。

申奥过程中,一位国际奥委会专家提供过一张崇礼冬奥核心区简图,这张简图除了几条等高线,很多地方还不清晰。赵利东他们就以这张简图为蓝本,反复绘图、修改,完成了崇礼冬奥核心区规划图第一版。

而实际落地的崇礼冬奥核心区规划历经多轮修改,比如雪如意的朝向就调整了多次。

“我中专时学的是工业自动化专业,对建筑规划到落地并没有什么概念。但我最终见证了各个项目从无到有,也目睹了这个小城翻天覆地的变化。”赵利东说。

崇礼修建了古杨树场馆群、云顶场馆群以及太子城冰雪小镇三个组团。

其中古杨树场馆群拥有国家跳台滑雪中心等3个竞赛场馆及张家口山地转播中心1个非竞赛场馆。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又被称为雪如意,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跳台滑雪赛道,是冬奥会历史上首个在顶部出发区设置大型悬挑建筑物的跳台滑雪场馆,也是我国首座符合国际要求的标准跳台滑雪场地。

除了高标准的场馆建设,交通、供热、污水处理等相关配套设施也逐步在崇礼铺开。

从2019年12月30日京张高铁、崇礼铁路开通起,崇礼太子城和崇礼两座高铁站陆续通车。次日,延崇高速怀来北互通至太子城互通段67.5公里通车试运营。延崇高速公路与2019年年初通车的兴延高速公路合并组成京礼高速公路,形成北京西北方向第三条高速通道,成为京津冀一体化路网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崇礼融入北京一小时交通圈。

2021年4月,崇礼城区燃煤热源厂煤改电项目一次送电成功,终结崇礼区冬季煤炭锅炉采暖。

“我们这座小城,不只是为了举办冬奥会而进行的基础建设,而是按照绿色、可持续发展进行的高标准建设。”赵利东说,除了硬件建设,这里的文化建设也同步进行,比如太子城行宫遗址的发掘。

“谁不说咱家乡好。‘好’,就得用事实说话。过去,连我们当地人都觉得我们小城没文化,随着冬奥核心区建设,占地14公顷的太子城行宫遗址开始考古发掘,把崇礼的历史往前延伸了800年。”赵利东介绍,太子城冰雪小镇组团的核心就是始建于金代的太子城行宫遗址,从2017年开始,河北省组织省市区联合考古队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考古发掘,并最终确定这里是金代行宫遗址,推测为金章宗的泰和宫。

赵利东介绍,围绕太子城行宫遗址保护区,崇礼建设了一座遗址公园,这即是文物保护和文化展示的重要场所,也承载着赛会服务、赛事宣传和奥运主题游憩的事件性景观,并成为展示崇礼形象和国家文化的重要窗口。

“现在,我可以特别骄傲地告诉大家,崇礼不一样了。”赵利东说。

2021年10月21日,北京市广宁街道高井路冬奥社区,赵利东作为北京冬奥会宣讲团成员之一,与这里的群众分享了他和冬奥会的故事。讲台上的赵利东去掉了浓重的张家口口音,普通话流利而标准。

他说:“这得感谢冬奥会,因为要和很多行业的人打交道,方言行不通,慢慢地,普通话水平就提高了。”

这只是赵利东近十年因北京冬奥会带来的变化中最小的一个。

他评价2012年的自己,用了“小县城思维”几个字来形容。赵利东解释,“这是我自己总结的,小县城思维就是只关心自己那点事,关心我这个月的工资,关心县城的房价,连张家口市区的事儿,可能都不关心。”

从申办冬奥会开始,赵利东的思维“走”出了小县城。

“首先是思想上,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唱高调。以前学习‘四个自信’,我把字面意思都理解了,对更进一层的含义体会不深。当我成为崇礼核心区场馆讲解员,准备各种资料深度了解我们这里的文化后,尤其对文化自信,突然找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感悟——冬奥会有一天会结束,但文化会留下来,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国家要做文化自信,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赵利东说。

2017年6月,赵利东担任了崇礼区冬奥办副主任,工作中还负责为交通、住宿等各方面保障工作绘制基础规划图。

“刚给你介绍了,我之前在区水务局是一名绘图员。新的岗位需要掌握太多的知识,那几年就拼命学习,比赛规则、场馆设计标准、地质、气象……下载的相关论文和资料电脑都快存不下了,做不到行家,至少也得明白专家在说什么。”赵利东调侃说,他算是个不太合格的杂家,但这些知识极大拓展了他的眼界。

“我们这里来过10位院士,14位大师,42个顶级设计团队,行业内的专家能手更是数不胜数,我就像偷师学艺一样,见识了大专家们的风采,也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就连接人待物的水平也有一定进步。”2020年9月,崇礼太子城冰雪小镇管委会成立,负责小镇2.89平方公里及周边区域14个配套市政工程的建设协调督导,赵利东被任命为副主任。

他的工作内容从画图转战到协调,也是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冬奥会带给的当地软实力变化。

大学毕业后跑到外面就业的同学,开始回流当地,有人开了雪具店,有人开了农家乐,当地老百姓也大多在雪场就业。

赵利东感慨,北京冬奥会改变了普通群众的心态,也为当地凝聚、锻炼了一批人才。“尤其是我们身边这些干部,经过了举办这场国际赛事的大考,各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这对于以后我们这里继续承接国际国内赛事,打造冰雪文化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河北日报记者白云)

2013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致函国际奥委会,同意以北京市名义向国际奥委会申办2022年冬奥会,由北京市承办冰上项目比赛,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2016年撤县设区)承办雪上项目比赛。

2015年8月起,张家口赛区开始了如火如荼的场馆建设,2021年如期交付并举办各项测试赛。

无数建设者、志愿者、工作人员为了这场国际赛事的顺利召开付出了巨大努力。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利东,曾任张家口市崇礼区冬奥办副主任。他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筹办工作的亲历者,同我们一起回顾了那段难忘岁月。

2022年5月8日拍摄的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和太子城高铁站。 河北日报记者 张昊摄

2021年3月19日,赵利东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通告:太子城高铁站客运枢纽站将于3月24日启用。

时隔一年,回忆起这一幕,赵利东依然有些激动,“从2013年参与其中,我是亲眼看着崇礼的规划建设,从一个个闪光的念头落实到纸上最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

2013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致函国际奥委会,同意以北京市名义向国际奥委会申办2022年冬奥会,由北京市承办冰上项目比赛,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承办雪上项目比赛。

机会就这样落到了小城崇礼,也落到了土生土长的崇礼人赵利东头上。

2013年底,当时在崇礼县水务局担任绘图员的他被抽调到崇礼申奥办,参与到这座小城申办冬奥的队伍中。

赵利东接触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复制外国设计师给出的云顶设计报告图纸,并结合翻译成中文的这些报告,供申办奥运的相关负责人参考。“这其中也参考了索契和平昌冬奥会的场馆设计。那时的崇礼还是一张白纸,这里要做出一个什么样的规划才能打动国际奥委会,我们才能申奥成功,当时谁心里都没底。”赵利东介绍。

2014年1月15日,中央专门成立了2022年冬奥会申办工作领导小组,组建2022年冬奥会申办委员会,申办工作全面启动。

101问卷是国际奥委会给申办城市的调查问卷,共101道问题,国际奥委会专家根据问卷答复进行打分,作为候选城市评选的重要依据。

“这些问题包含涉及办奥的很多方面。值得骄傲的是,张家口市在奥申委成立之前就启动了101问卷答复工作,并成为最终101问卷答复的模板。”赵利东介绍。

2015年7月31日,北京申奥成功,赵利东所在的申奥办也改名为冬奥办。

他和同事们来不及表达喜悦,就要紧锣密鼓投入下一个环节——冬奥筹办。

“当时拆迁和规划、建设同步进行。内容包含水、电、气、信、热、路,哪一路施工进场前,都由我们区里基推办牵头,冬奥办和区里相关部门带人去现场看,这些施工要互不冲突,还不能各自为政,毕竟咱这是一个整体项目。冬奥办要起到‘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的作用,一个口进,一个口出,我们这个冬奥综合办公室负责统筹再向崇礼区政府汇报。当时需要协调的事情非常多,我每天都感觉信息要爆炸。”赵利东回忆,当地从没有承接过如此大的项目,谁都没有经验,很多想不到的难题碰撞到一起。

“人工造雪在很多届冬奥会上都采用过。咱们国家提出的办奥理念之一是绿色,为避免破坏生态环境,就不能采用地下水,那怎么解决人工造雪的水资源困难呢?”赵利东说,他协调水利、气象等多部门联合勘探,参与了《张家口赛区人工造雪用水分析报告》和《崇礼县水资源现状调查及供需分析报告》等技术报告的起草和编制。

“最终,在古杨树场馆群修建了1个20万吨大蓄水池,5个1万吨小景观水池,总计25万吨的储水量,收集上游自然降雨和融雪水,把这些水蓄积起来,不仅可以供雪场重复使用,还可以在没有雪的季节用作绿化、景观、下游农业生产灌溉等,解决了雪的问题,对环境完全没有破坏。”赵利东说。

在雪如意建设过程中,数百米的落差,对于承建单位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拿电力管廊如何排水来说,现场既有大国工匠,也有土专家,大家集思广益来解决问题。需要电力部门出面,好,冬奥办协调,需要水利部门解决,冬奥办也来帮着协调,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成功办奥的路上不断解决问题。”

2021年7月21日,又有媒体赶到崇礼采访。赵利东从崇礼核心区场馆建设现场回到太子城国际冰雪小镇管委会办公室,他站在项目建设计划示意图前看了看,从桌子上抄起一张项目图纸计算进度。

“对于我来说,参与勘查、绘图、协调,目睹这些场馆从无到有,可能会比别人更多一分感动。”赵利东感慨。

担任绘图员时,赵利东就对崇礼4条大沟,4725条小沟格外了解,也因此他被抽调到申奥办,任工程规划技术科科长,负责相关图纸绘制和技术资料搜集整理。

“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2010年,崇礼还是县级区划,我和朋友从县城到太子城这块儿玩,开车要一个多小时,尤其是到古杨树这块儿,都是土路,附近是几百人的小村子,除了景色好,压根没什么基建。”赵利东回忆。

这场变化,在赵利东的印象中,是从一张模糊不清的简图开始的。

申奥过程中,一位国际奥委会专家提供过一张崇礼冬奥核心区简图,这张简图除了几条等高线,很多地方还不清晰。赵利东他们就以这张简图为蓝本,反复绘图、修改,完成了崇礼冬奥核心区规划图第一版。

而实际落地的崇礼冬奥核心区规划历经多轮修改,比如雪如意的朝向就调整了多次。

“我中专时学的是工业自动化专业,对建筑规划到落地并没有什么概念。但我最终见证了各个项目从无到有,也目睹了这个小城翻天覆地的变化。”赵利东说。

崇礼修建了古杨树场馆群、云顶场馆群以及太子城冰雪小镇三个组团。

其中古杨树场馆群拥有国家跳台滑雪中心等3个竞赛场馆及张家口山地转播中心1个非竞赛场馆。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又被称为雪如意,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跳台滑雪赛道,是冬奥会历史上首个在顶部出发区设置大型悬挑建筑物的跳台滑雪场馆,也是我国首座符合国际要求的标准跳台滑雪场地。

除了高标准的场馆建设,交通、供热、污水处理等相关配套设施也逐步在崇礼铺开。

从2019年12月30日京张高铁、崇礼铁路开通起,崇礼太子城和崇礼两座高铁站陆续通车。次日,延崇高速怀来北互通至太子城互通段67.5公里通车试运营。延崇高速公路与2019年年初通车的兴延高速公路合并组成京礼高速公路,形成北京西北方向第三条高速通道,成为京津冀一体化路网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崇礼融入北京一小时交通圈。

2021年4月,崇礼城区燃煤热源厂煤改电项目一次送电成功,终结崇礼区冬季煤炭锅炉采暖。

“我们这座小城,不只是为了举办冬奥会而进行的基础建设,而是按照绿色、可持续发展进行的高标准建设。”赵利东说,除了硬件建设,这里的文化建设也同步进行,比如太子城行宫遗址的发掘。

“谁不说咱家乡好。‘好’,就得用事实说话。过去,连我们当地人都觉得我们小城没文化,随着冬奥核心区建设,占地14公顷的太子城行宫遗址开始考古发掘,把崇礼的历史往前延伸了800年。”赵利东介绍,太子城冰雪小镇组团的核心就是始建于金代的太子城行宫遗址,从2017年开始,河北省组织省市区联合考古队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考古发掘,并最终确定这里是金代行宫遗址,推测为金章宗的泰和宫。

赵利东介绍,围绕太子城行宫遗址保护区,崇礼建设了一座遗址公园,这即是文物保护和文化展示的重要场所,也承载着赛会服务、赛事宣传和奥运主题游憩的事件性景观,并成为展示崇礼形象和国家文化的重要窗口。

“现在,我可以特别骄傲地告诉大家,崇礼不一样了。”赵利东说。

2021年10月21日,北京市广宁街道高井路冬奥社区,赵利东作为北京冬奥会宣讲团成员之一,与这里的群众分享了他和冬奥会的故事。讲台上的赵利东去掉了浓重的张家口口音,普通话流利而标准。

他说:“这得感谢冬奥会,因为要和很多行业的人打交道,方言行不通,慢慢地,普通话水平就提高了。”

这只是赵利东近十年因北京冬奥会带来的变化中最小的一个。

他评价2012年的自己,用了“小县城思维”几个字来形容。赵利东解释,“这是我自己总结的,小县城思维就是只关心自己那点事,关心我这个月的工资,关心县城的房价,连张家口市区的事儿,可能都不关心。”

从申办冬奥会开始,赵利东的思维“走”出了小县城。

“首先是思想上,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唱高调。以前学习‘四个自信’,我把字面意思都理解了,对更进一层的含义体会不深。当我成为崇礼核心区场馆讲解员,准备各种资料深度了解我们这里的文化后,尤其对文化自信,突然找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感悟——冬奥会有一天会结束,但文化会留下来,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国家要做文化自信,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赵利东说。

2017年6月,赵利东担任了崇礼区冬奥办副主任,工作中还负责为交通、住宿等各方面保障工作绘制基础规划图。

“刚给你介绍了,我之前在区水务局是一名绘图员。新的岗位需要掌握太多的知识,那几年就拼命学习,比赛规则、场馆设计标准、地质、气象……下载的相关论文和资料电脑都快存不下了,做不到行家,至少也得明白专家在说什么。”赵利东调侃说,他算是个不太合格的杂家,但这些知识极大拓展了他的眼界。

“我们这里来过10位院士,14位大师,42个顶级设计团队,行业内的专家能手更是数不胜数,我就像偷师学艺一样,见识了大专家们的风采,也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就连接人待物的水平也有一定进步。”2020年9月,崇礼太子城冰雪小镇管委会成立,负责小镇2.89平方公里及周边区域14个配套市政工程的建设协调督导,赵利东被任命为副主任。

他的工作内容从画图转战到协调,也是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冬奥会带给的当地软实力变化。

大学毕业后跑到外面就业的同学,开始回流当地,有人开了雪具店,有人开了农家乐,当地老百姓也大多在雪场就业。

赵利东感慨,北京冬奥会改变了普通群众的心态,也为当地凝聚、锻炼了一批人才。“尤其是我们身边这些干部,经过了举办这场国际赛事的大考,各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这对于以后我们这里继续承接国际国内赛事,打造冰雪文化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河北日报记者白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