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奥林匹克运动会给予一位藏族青年的收获与感触

中国西藏网讯 雪花火炬台慢慢降下,主火炬缓缓熄灭,第13届冬季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为期10天的记忆,留在了北京的三月天,留在了很多人心中,也存入了彭措索南的生命历程里。

彭措索南,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东方歌舞团)主要演员,国家一级演员。14年前,年少的他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节目《戏曲》中的1/800;14年后,他以北京体育大学艺术学院40名雪花舞者的领队,和冬残奥开幕式《冬残奥圆舞曲》节目组编导的身份参加了2022北京冬残奥会的开闭幕式。

2021年10月,接到排练任务后,彭措索南与北京冬残奥会开闭幕式导演沈晨一起带领主创团队,经过两轮选拔,从北京体育大学艺术学院挑选了100多名学生作为参演人员,开始为冬残奥会开闭幕式的表演做准备,并投入到了紧张的排练工作中。

彭措索南告诉记者:“排练期间,因视频的调整、音乐的更换、道具和服装的变化,90朵雪花舞者需要配合新的版本不断重新编排。负责音乐、视频、服装、道具等幕后工作人员共同努力跟进整个节目的进度,等候导演的审查。审查后,又重复推翻,进行了再一次的修改,在不停的修改,不停的变化中反复打磨。排练到凌晨,是家常便饭的事。”

《冬残奥会圆舞曲》最终确定由50名残障演员和40名健全演员共同演绎。“我们的听障舞者,他们用舞蹈艺术奏响无声的交响,创造出最灿烂的,带有生命质感的美丽瞬间。”彭措索南借用冬残奥会开闭幕式导演沈晨的线名听障舞蹈演员中,很多人从小就对声音没有任何概念,对于他们来说要把每一个动作和音乐严丝合缝地卡准是十分困难的。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排练,健全演员和残障演员他们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默契,演出中他们用呼吸或是神态传递信息。比如,看到喘息的动作,残障演员就知道下一个动作该起了。一次次的打磨,完美演绎着什么叫做——残健共舞。最后这个节目将‘自强不息,突破自我,残健融合’的主题推向了高潮。”

从演员到编导,这是彭措索南和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的第二次缘分,第一次是在2008年。“我记得那天晚上,可容纳9万多人的鸟巢体育场内座无虚席,鸟巢的上空回旋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吟诵声,我身着兵俑服饰,在京胡、锣鼓伴奏下,和其他799名演员一起完成了《戏曲》的节目表演。后来听妈妈和妹妹讲,当时坐在电视机前,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她们在电视机前不约而同地和倒计时的数字一起喊着:‘五、四、三、二、一,开幕咯!’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哥哥是其中一分子,可能是因为中国人的百年奥运梦想被点燃。总之,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很激动,也很自豪。我也是!一种从身体里长出来的骄傲在我刚成年的心中升腾。现在也还记得那个感觉。”

彭措索南说:“如果说,那个时候我是一种既非大人也非孩童的状态,那么这一次,我的心更加成熟、平静、笃信。”

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体育盛会。有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夏季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冬季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等十个运动会。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参与者们,用运动交流文化,切磋体育技能,其目的是鼓励人们不断进行体育运动。彭措索南说:“从‘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到‘一起向未来’也教会我们每一个人拥有更宽广的胸怀,去容纳生命中的一切。共同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主题。”

彭措索南说,多年以后,这些回忆,还是会鲜活地跳出来,串起他心中丝丝缕缕的感触。(中国西藏网 记者/龙真多吉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